小说MM阅读网 > 捡漏 > 4238 你家叶老总没事

4238 你家叶老总没事

    周桉熠慢慢抬头望向金锋,淌血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狰狞,一字一句说道:“我不知道。”

    “行!”

    金锋解锁手机轻声说道:“乐语送出国。”

    “金锋!!!”

    周桉熠厉声叫着冲了过来,抬手就是杀招。金锋起脚爆踢周桉熠下巴,又复一脚甩打周桉熠脖子将周桉熠狠狠砸在地上。

    “以前你背着叶布依给你的任务,对乐语爱在心里不敢说不敢露,现在,叶布依完蛋,你这枚棋子都废了。还他妈想着以前的规矩。”

    “特别科还有你的档案吗?”

    周桉熠眼神闪烁,趴在地上望着金锋,忽然嘶声叫道:“你找永革做什么?”

    “你保证,不少永革一根汗毛!”

    “可以。但你要告诉我另外几件事。还有叶布依这个老东西。”

    进了山区,春的气息一下子就变成了阴雨连绵的回南天。不见了春意盎然的鲜花怒放,只有那雾气蔼蔼灰蒙蒙的苍穹。

    山区的蹒跚公路变成了匍匐在地面上蜿蜒的长蛇,车子就像是行走在长蛇的蚂蚁。

    深深的浓雾又把山区渲染成了仙境,细雨洒落的时候,风也变得异常的寒冷。

    天贵省自古多山,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虽然交通不便,但却是真正后方中的大后方。

    山区的春天就像是江南的梅雨,总是下个不停。阴湿的天气蚊虫巨多,让人心情也变得压抑。

    中午的时候,雾气已经消散,但雨还在下着。一辆本地最常见的汽油三轮车慢悠悠转上盘山公路驶入村子直直朝着山脚行去。

    远远的,金锋就看到了朱永革隐匿的地方。心里忍不住轻哼出声。

    朱永革的性格倒是跟叶布依有些相像。别的不说,喜欢窝在山里种树这一点,两个人都是极有共通之处。

    三月下旬,山区的草莓已经快要罢市。但樱桃却是大量上市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三轮和小货车络绎不绝穿梭在山脚,带走大量的樱桃。

    便宜买来的三轮车在这是掉了链子抛锚在路边引起来旁人阵阵嘲笑。

    金锋下车将三轮推到路边大声问道:“樱桃收价好多?”

    “十七块?”

    “我出二十。给我装三千斤!要好的!”

    此话落音,周围一帮人顿时大惊失色。看着金锋扔出的一扎红钱定金眼睛都绿了。

    正在收着樱桃的老板们勃然色变,而正在售卖樱桃的农户们立马端起自己的樱桃就走。

    定金丢给本乡本土的队长,又扔过去一条烟,队长立刻把金锋当财神爷供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差没掏心窝子。

    拒绝了队长亲自带路的要求,金锋开上队长的三轮车摇摇晃晃上了山脚。

    薄雾轻飘在山间飞舞,漫山遍野的樱桃树从一路延伸到山顶,一眼望不到头。

    挂满枝头的嫩红樱桃还带着滴滴的雨水,鲜艳欲滴。叫人食欲大动。

    天贵省山区的气候最适合种植水果,光照时间又足,随便一个品种水果出来都是上等的品质。

    这一年多的特殊情况下,经济内循环也就成了主力。这些本地收购价都要十七块的樱桃通过冷冻车从高速拉到两广和魔都超市,就能翻上三倍的价格。

    而这一场看不见硝烟只闻得到火药味的大战,至少还会持续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队长的车子在这里无疑是最好的通行证。到了朱永革的小洋房外,正正的有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站在门口。

    “我爸叫你们来接货的?”

    “是捏。”

    金锋操着流利的天贵口音应承着,熄火拉了手刹,下车帮着两个女孩装了樱桃随口问了两句。

    “永革在哪片山上?”

    “背后第三块。你咋认得到永革喃?”

    “我和他是同学。这是永革在天都城的战友。现在做老板了。”

    “你是永革的女朋友吧?她是你妹妹。永革给我的看过你们的照片。

    几句话轻松获得了朱永革已经订婚的未婚妻信任。对方当即就要打电话给朱永革,金锋却是笑着说:“我们自己去找他。你老者说了,让我们给他个惊喜。”

    搞定了朱永革的未婚妻和小姨妹。金锋带着周桉熠大大方方穿过还在修建的农村别墅,从后门上山。

    见到朱永革的那一刻,朱永革还在冒着朦胧细雨站在人字梯上采摘樱桃。

    隔着二十多米金锋就停了下来,挥手叫周桉熠上前去叫朱永革。

    一路上已经被金锋收拾服帖的周桉熠默默走过去轻声叫了句永革。

    朱永革低头一看吃惊不小,急忙下来左右四下张望:“你怎么来了?老总出事了?”

    “你家叶老总没出事,你金老总有事。”

    轰!

    腾!

    朱永革急速回头,却没见着金锋。但朱永革整个人脸都白了:“老板……你没事?你还活着!?”

    对面樱桃树上,金锋就坐在人字梯那里静静抽着烟,嘴里漠然说道:“天不收,阎王老子不敢要。又放回来了。”

    朱永革足足过了七八秒才找到金锋的位置,这时候的他已经全部明白过来。整张脸变得极其难看,又是恐惧又是惊悚。

    金锋既然找到了自己,那自己的事,他自然全都知道了。

    周桉熠默默坐着一言不发,心里愧疚难当。  “这里的樱桃不错,我喜欢酸甜的味道。我已经叫你老丈人帮我收三千斤。”

    “刚遇见你未婚妻,是不是怀孕了。恭喜你,应该是个儿子。你们朱家添丁进口。”

    金锋的口罩半边挂在耳朵上,遮住半边从未示人的脸。露在外面的另外半张脸平静而冷漠,冷漠得远处的朱永革都感到恐惧。

    金锋的身体长胖了些,但他的脸依然皮包骨,依然杀气奔腾,他的鹰视狼顾更是精亮夺魂。

    一时间,朱永革就连最起码的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跟了金锋整整的四年,朱永革自然明白金锋刚才说的老丈人和未婚妻的意思。

    朱永革从未想到过,金锋竟然在核爆中活了下来。  更没想到过,金锋会找到这里。

    还有周桉熠也被金锋抓了过来。

    四个月前,趁着野人山那边大变故,自己以心灰意冷为由告别金家军回归神州。

    回到距离自己老家三百多公里的老丈人家,在这里做了上门女婿。原想着隐姓埋名安安稳稳渡过余生,现在,跑不掉了!

    金总杀上门了。

    自己距离金锋十九米,如果自己要跑的话,凭着对这里环境的熟悉,老板不一定能追得上自己。

    但是,自己怀了身孕的老婆跑不掉,自己的老丈人也跑不掉。

    慢慢地,朱永革就给金锋跪了下去。一步一步挪动到金锋跟前,低低说道:“老板。我对不起你。”

    “给我个痛快。放过我老婆家人。”

    金锋木然点上一支烟轻声说道:“这么说起来,赎罪金板,不在你手上了?”

    朱永革脑袋垂到膝前,变成如同阿克曼般的驼背。鼻子里轻轻嗯了一声。

    “赎罪金板你给了谁?”

    朱永革不说话,脑袋垂得更低。

    “我对你们说过,赎罪金板是约柜最后一个组件。四大势力连同圣罗家族做梦都想得到。”

    “四大势力为什么要对我老子用大地瓜?就是不想要我找到最后的赎罪金板。”

    “他们宁可永远把约柜舍弃,也不会让约柜重新组装。目的是什么?我也对你说过。”

    朱永革依旧不吭气不吱声沉默的不发一言。

    金锋弹弹烟灰木然说道:“那一年,我去全神州特战王选拔,恰巧不巧的下飞机就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