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MM阅读网 > 攻略小社会 > 第665章

第665章

    卧室内,年伯同只是拿眼角睨了方星河一眼,然后就随意的翻着书,一副看得很认真的样子。

    方星河抿着嘴,往他旁边的扶手上一坐,问:“干嘛?气鼓鼓的样子。”

    “没有了。”年伯同垂眸。

    方星河歪着脑袋瞅他,“我没错,果然是不高兴了。”

    “你看错了。”坚决不承认。

    方星河瞌睡眼:“我发现从我哥来了之后,你就给我脸色看了,是因为我把我哥带回家过年,你不高兴了?之前跟你说的时候,你明明答应了。”

    “我是答应了,所以我没不高兴。”年伯同抬头看她一眼:“沈星辰过来,你很高兴?”

    “高兴啊。”方星河笑嘻嘻地说:“我家娃喜欢他,我家娃的爸爸开明大义,心胸宽广,愿意接纳我哥,我怎么会不高兴呢?”

    年伯同气笑了,伸手捏着她的脸蛋,“你除了会用话哄好,还有呢?你出去问问,谁家哥哥会跑妹妹家过年?”

    “我家就有啊!”方星河理直气壮的回答:“再说了,我哥不是情况特殊嘛?他不买房子,没有对象,一直住酒店。以前也就算了,那是公司哪怕的,过年也有商务合作,但是他就是孤零零一个人,你说我作为他妹妹,我能不管吗?”

    “没让你不管,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年伯同想了想,放下书,伸手拽着她坐在自己腿上,说:“不过,你想管也管不了那么多是不是?沈星辰到底是个成年人,你打算怎么管?我是怕你被他影响了。”

    “不会。”方星河摇头:“我哥现在是……恩,了无牵挂,但是我不一样,我有你,有孩子,还有身边那么爱我的人。我不会被我哥影响,我更想去影响我哥。让他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他遇到什么样的事,我都是他妹妹。从他决定一辈子都当我舅舅儿子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了他是我哥。”

    “有点傻。”

    “我嘛?”方星河震惊:“我觉得我挺聪明的,竟然说我傻?”

    “只有那么一点点傻。”年伯同笑着说:“沈星辰的性格不适合娱乐圈,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经纪人一直在帮他秘密的联系心理医生,他现在退圈是对的。更何况,他确实需要休养。”

    提起这个方星河就有些惆怅,“我还是挺担心他的,我觉得他的状态不好,虽然在我面前装的很好,也极力在掩饰,可是,我觉得……”她努努嘴,表情担忧:“他跟我说,他打算出去旅行,但是他那意思就是旅行在外,不打算回来,你说他这话什么意思嘛?人家旅行博主旅行还要经常回家的呢,怎么可能他出去就不打算回来了?”

    年伯同看着她,方星河对视,“我就跟他说出去可以,但是每年过年必须回来,我舅还等着人给他扫墓呢。”

    年伯同点头:“也行,总给他留点牵挂。”

    方星河有点犯愁,“我现在心情很复杂,希望他出去转转,能好好的休养一下,状态好一点。可是又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别人又不认识他是谁,看他一个人欺负他怎么办?我要给他找个助理,他还不要。非要说什么去一个人少的地方。可是,我看他跟迪伦他们在一块的时候,明明很高兴啊,说明他还是喜欢热闹的。”

    “喜欢孩子跟喜欢热闹是两码事。”年伯同说:“孩子单纯,跟他们相处不会心累。很多人都愿意跟孩子在一起相处。”

    方星河把脑袋歪在年伯同身上:“我说不上来,反正,想到我哥我就忐忑,可是我又不能说的太多,毕竟,我没不知道他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年伯同伸手搂着她的肩膀:“想不出来就不要想,每个成年人,都会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他也一样。我知道你希望他好,我也相信他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答应,沈星辰一直都是言而无信的人,就像当年他答应跟稻禾签长约,合同期间,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他都没有离开过,他始终记得自己的承诺。所以不要担心,给他更多的信任和期待,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你说呢?”

    方星河想了想,点头:“嗯。”

    ……

    沈星辰的到来,让三个小家伙有些高兴。其实他们也不知道高兴什么,但是妈妈说了,舅舅就是一家人,他们自然也认为舅舅回家是正常的。在家里,爸爸妈妈老是黏在一起,小家伙们只能自己玩,但是来了沈星辰就不一样了,沈星辰愿意坐在地上,趴在毯子上,随便他们怎么折腾,不管玩什么他都全身心的配合,喝茶的游戏也好,打枪的游戏也罢,沈星辰都竭力配合着小家伙们的创意,导致三个小家伙很快就喜欢上这个舅舅了。

    跟方诺亚那种脾气不已阴晴不定的舅舅比,沈星辰这种舅舅暖玉一样的舅舅,简直是他们的理想玩伴。

    “舅舅,你以后能不能天天陪着我们玩。”牛崽问。

    沈星辰回答:“只要有时间,就来陪宝贝们。”

    “我们天天有时间。”

    他靠着沙发坐坐地上,脚上的袜子掉了一只,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三个,三个小家伙正玩的高兴呢。

    方星河从屋里出来,跟沈星辰打招呼:“哥。”

    沈星辰笑着看她,脸上的神奇平静又温和,在三个孩子的陪同下,他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方星河在他旁边坐下,笑嘻嘻的问:“哥,我家三个也太多了,你要不要带一只出去玩啊?”

    牛崽立马举起小手:“带牛崽出去玩!”

    沈星辰忍不住笑:“舅舅就在家里陪你们玩,外面太冷了。”

    牛崽失望地跑走了,还以为抢到跟舅舅出去玩的机会了呢。

    等牛崽跑了之后,沈星辰问方星河:“我答应了年总也不会答应啊。这种送孩子的事还能乱许诺啊?”

    方星河嘿嘿一笑:“让你带出去玩,长长见识,谁说要送孩子了?”说完又问:“哥,你真打算年后就走啊?”

    “嗯,年后就走。对了,我那几箱东西就先放你这,我带一个行李箱出门就行。”沈星辰显然都安排好了,“年后我就出发。”

    “路线查好了吗?”

    “没有查路线。”沈星辰说:“我就照着你说的那样,朝着日出的地方出发就行。走到哪,算到哪。”

    “你是要看风景,还是要找安静的地方?”方星河问。

    “一边看风景,一边找安静的地方。如果我找到了心仪的地方,或许我会在那个地方住上一段时间。”沈星辰说:“星河,别担心我,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方星河点头:“我知道了,哥。”

    嘴里说知道了,可方星河心里却是还是不放心,却也丝毫没有办法。

    沈星辰在海洲过了一个热闹的新年,他跟随着年伯同一家的过年节奏,吃着团圆饭、给小的发红包也收长辈的红包,看过古街游过闹市,把小牛崽挂在脖子上,一路招摇,他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没有丝毫装饰的普通人,裹得厚厚的、穿的多多的,最普通的羽绒服,最不起眼的帽子口罩,带着一个小孩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大摇大摆的走过。哪怕偶尔有人怀疑他是沈星辰,只要他冷静的否认,别人也不敢确认。

    明星啊,包装出来的人物,他似乎比其他人更知道如何隐藏自己。

    年后的春运开始后,他随着返程的人潮离开海洲,一路向东,朝着日出的方向开始他的旅行。

    方星河送他到车站,最后只能看着他带着一个行李箱,消失在满是旅人的人潮中。

    显然,沈星辰做到了他对方星河承诺的一样,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方星河发一个消息报个平安。有时长时间没有联系,方星河问了,他会及时的回复,告诉她,他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住了十多天。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方星河的心也随着沈星辰的言而有信放了下来。

    就这样就可以,只要他平安就好。

    年后没多久,方星河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孟家老四,也就是那位二进宫的孟清泉,心肌梗塞突发,意外死在了狱中。早已支离破碎的孟家,也随着孟清泉的意外死亡真正从海洲的世家行列彻底消失。

    而四分五裂的孟家子弟,也随着各色各样的原因逐渐没落,更有人因为颜面问题,躲避曾经的熟人,而不得不搬离海洲。

    整个孟家唯一正常的,也就只有孟清辉了。

    外界传闻,海洲孟家运势散尽,仅有一点都落在孟清辉身上,这还是孟清辉每年都对山区学校以及各种基金会捐赠等善举换来的。

    除此之外,海洲方家在孟家没落之后,快速的跻身进海洲四大家族的行列,曾经不起眼的方家,开始扬眉吐气起来,那些从孟家大小公司跳槽离开的人,纷纷转投方家。而方家的掌权人,正是方家那位大少爷方诺亚。

    这位大少爷近几年风头突起,这位年轻的掌权人跟他父亲不一样,不是靠营销和门路经营公司,而是有着真才实学,以亲自研发新产品而被人熟知,也因为这样,带起了方家产品的口碑。

    对此,方寒金十分得意,跟人提起这事的时候,都是以自己亲自培养出儿子为话题,跟人吹嘘他的接班人如何如何厉害。

    现如今的方寒金,终于玩不动那些年轻人貌美的女人,也对她们失去了兴趣,转而开始热衷打高尔夫、钓鱼等运动项目,反正,哪怕是退休什么事都不做,他也不愿意待在家里跟孟旭老脸看老脸。

    而孟旭呢?算是海洲孟家里最幸福的一个外嫁女。

    她的其他兄弟姐妹因为孟家没落,多少都遭受了老丈人或者公婆的冷落,毕竟因为孟家的关系,对方一直都要忍耐憋屈,如今孟家再没了当年的风光,那些曾经沾了孟家光的孟家子弟,自然也因孟家的没落而遭受冷眼。

    孟旭则不一样,哪怕没有孟家,她还有个愿意给她养老送终,让她享受生活的方诺亚,更何况,她还从孟家老太太孟谭氏哪里继承了孟家老宅?孟谭氏虽然糊涂了,难得有偶尔清醒的时候,孟旭却找到了跟孟谭氏相处的机会。她闲来无事,儿媳妇也不愿意她多打扰,孟旭就在家里专门照顾孟谭氏,也算是找到了生活的方向和目标,不会一直盯着方诺亚。

    曾经年轻时的总总,孟旭偶尔回想起来,也会觉得荒唐。

    至于方婉婷,孟旭知道自己是真的管不了那么多,关键是方婉婷也不听她的,觉得孟旭的思想老旧,根本给不了她建议。

    方婉婷这个人,始终没学到如何聪明地跟人相处,她跟丁立勤的家人交恶,逢年过节自己不去,也不让丁立勤去,导致丁立勤跟他前妻以及子女的关系都开始恶化。

    好在丁立勤不是糊涂人,在为人处世方面没向着方婉婷,甚至三五不时主动跟年伯同那边交流沟通,为此也沾光谈了不少商务合作。方婉婷气就气在觉得自己矮了方星河一头,处处找茬,后期跟丁立勤的关系也不如从前,再一个,丁立勤到底年纪大了,两人某些方面也不大和谐,方婉婷自然更是处处不满。如果不是因为有个孩子,估计日子也早就过不去了。

    孟旭其实劝过方婉婷,日子想过好,就不要那么多事,不要管那么多,带着孩子跟丁立勤安安分分过日子就行,方婉婷几次说要离婚,都被孟旭劝住了。孩子还那么小,当年方婉婷闹得凶,闹得丁立勤离婚,现在她又要离婚,这算什么事?

    方婉婷三天两头回家哭诉,孟旭也烦,可到底是自己闺女,能劝能说的,她还是从中说和。孟旭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跟方婉婷一样,她是真的觉得这样不是个事。这算什么呀?动不动就要离婚,这样还得了?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跟他前妻还有联系,什么儿子结婚了要回去,还两个人都上台,我看到照片都气死了,他跟他前妻上台给他儿子祝福,我算什么呀?”方婉婷拿纸擦眼泪,“他就是欺人太甚,还以为我离了他就不行了……”

    孟旭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不愿意的,只不过那是他跟他前妻的儿子结婚,他作为父亲上台也没什么,你不告诉妈理解,但是你也要理解理解他……”

    “你每次都这样说,我跟你说不通。我都要气死了,你现在还帮着他说话?”方婉婷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妈,你到底是不是帮我的呀!”

    “这不是帮谁的问题,你也要理解他呀!”

    方婉婷气炸了:“他跟他前妻都站一块了,我还理解什么呀我理解?”方婉婷气狠狠的说:“他就是欺人太甚!这日子没法过了!”

    孟旭也不敢说话了,她说什么都错的,干脆不说了。在她看来,丁立勤除了年纪大一点,对方婉婷是真不错,硬生生地被方婉婷作到现在感情淡了。

    方婉婷在那边抱怨一通,最后自己又走了,周而复始,翻来覆去,孟旭也习惯了,每次方婉婷回娘家,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这样的日子她闹了不是一天两天,人年轻身体也年轻,丁立勤也闹不过她,闹得是在头疼了,他就干脆带着小女儿离开家,外面也没地方去,就只能待着小女儿去大儿子家,前妻跟几个儿女关系好,离婚之后也没结婚,就轮流跟着几个孩子住,给他们带孩子,丁立勤经常回去,一来二去,关系反而比离婚前更和睦,最起码,不会再反反复复吵架了。

    方婉婷闹心啊,她要离婚,但是娘家不支持,她一个人也不敢非要离,毕竟,她现在也知道孟家的情况,而方家是方诺亚在掌管,她跟方诺亚关系不好,跟方星河关系也不好,她要是回家,她妈再不支持她,她爸就更别说,她以后日子不好过。

    在这样的前提下,方婉婷只能委屈自己,继续过着她不愿意,却又不得不过的生活。

    人就是这样,总是幻想更好的,却又始终抓不住所谓的更好的。

    关郁最近春风得意,孟不凡终于同意离婚了,当然,离婚也是有条件的,现在提离婚的是关郁,为了弥补损失,孟不凡要求关郁净身出户,关郁为了跟自己新认识的那位走到一起,立刻同意了。

    孟不凡又急又气,却没有一点办法,一个女人不想跟他过日子,有的是办法离婚。更何况,关郁还是个为了离婚不折手段的疯女人。

    孟不凡在离婚的时候,终于记起了前妻欧阳燕的好,在发现他被沈星辰拉黑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从关郁身上失去了一切。女人跑了,儿子从来没有认过他。

    他开始频繁的联系自己的三个女儿,开始关心那三个被他忽视多年早已成年的女儿们,希望有机会能跟他们重新续上迟来的父女情。

    离了婚的关郁,依旧锦衣玉食名牌加身,利用她保养的比同龄女人更好的外貌,为自己的未来的又一个贵太太生活谋算着、计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