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MM阅读网 > 叶初七靳斯辰小说 > 第1201章 大结局

第1201章 大结局

    他的唇角微微一勾,顿时绽放出一抹笃定的微笑。

    其他的人都还不明所以,他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哪来的自信?

    “云恺,不要!”

    只有安淇尔……

    她只怔愣了片刻,就马上意识到云恺要做什么了。

    她想要阻止他,却还是迟了一步,不过是一个转头的工夫,她都还没来得及朝他迈开脚,就看到云恺的表情紧绷了一下,随即双目一滞,一缕鲜血就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云恺!”

    安淇尔将遥控器丢到一边,惊慌仓皇的朝着云恺狂奔过去。

    在云恺倒地的那一瞬间,她正好一把抱住了他。

    霎时间,惊慌便化作绵延的眼泪。

    “云恺,云恺……”

    她的嗓音轻颤,不停的叫他的名字。

    自从当初加入德卢卡家族开始,他就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安淇尔知道他每一次在做危险的事情时,都会在嘴里藏了毒,若真的是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宁可自己了结,也绝不会落入敌人的手里受尽折辱。

    云恺倒在了她的怀里,越来越多的血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

    安淇尔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他艰难的动了下嘴唇,断断续续的对她说了几个字,他的声音不清晰,他的语调不平稳,可她还是听到了。

    他说……

    照顾好自己!

    安淇尔刹那间崩溃。

    有些分离,注定连好好的告别都不允许!

    她抱着他再也不会动的身体,哭得死去活来。

    这一幕实在太过于突然,其他的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秦墨显然不满意这个结局,靳邦国却急喘了口气,猝不及防的踉跄了一下。

    云恺做到了。

    即便是死,都死在了靳家,让所有的人心里都梗着一根刺。

    秦墨本来是打算要带走云恺的尸体去交差,却挨不过安淇尔的苦苦哀求,还是靳斯辰帮忙斡旋,秦墨看在他们二人的交情上,最终同意把人交给安淇尔。

    安淇尔会善待他。

    爱或不爱,都不再重要。

    至少,他们都是彼此最难熬的岁月中,唯一温暖的存在。

    这场恩怨,就此落幕。

    有些人本来可以活着,却选择去死。

    有些人一点都不想死,却怎么也活不了。

    比如柯毅!

    虽然秦怀卿放了徐邈,几经辗转之下,柯毅还是服下了徐邈第二个阶段研制出来的药,结果却还是遏制不了他病情的恶化。

    就连徐邈本人都有些颓然,果然他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他没有放弃研究,可是柯毅知道自己等不到下一个阶段了。

    维托和埃拉做了这么多,依然改写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宿命,柯毅很努力的想要活着,可是阎王却在向他招手。

    他等不到了……

    终于在某一天,安又琳在回家的时候,当场将柯毅和池欣捉奸在床。

    这是她时隔很长一段之间之后,再次见到柯毅,在此之前她总是心怀期望,觉得他们之间还有回旋的余地,可他却在他们睡过的床上,抱着其他女人……

    安又琳在那一瞬间终于崩溃,她以为自己会掩面逃离,可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撕扯池欣的头发,她哭着叫着,让他们滚!

    他们滚了!

    十分钟后,安又琳的情绪还没收拾好,就听说小区门口出了车祸。

    当她匆匆赶去,看到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柯毅时,依然不肯相信路人所描述的场面,原来柯毅和池欣在马路上发生了争执,柯毅为了救池欣,将自己葬送在车轮下。

    “柯毅……”

    安又琳跑过去,抱住一身是血的人。

    这么长时间以来,内心所积攒的痛苦,委屈,怨恨,不甘,都在这一刻被放大到极致,她一边放声痛哭,一边想要从他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本来好好的。

    她都已经觉得幸福近在咫尺了,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全部夺走?

    “安又琳……”

    柯毅的脸色难看至极,他最后一次叫了她的名字,紧接着断断续续的道,“你曾经不是问过我,你问我……有没有,有没有爱过你……”

    安又琳哭着,点头,又摇头。

    不要说了。

    不重要了!

    她哭喊着向周围的人求助,“叫医生,叫救护车,快!”

    在她仓皇的呼声中,她听到了柯毅的声音,他执意的要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他说:“你听好了,我……从来……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安又琳一滞!

    世界在那一刻,变成了黑白色。

    周围吵吵嚷嚷,她却仿佛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她的心,被他最后的这句话击得粉碎,就连他在她的怀里闭上眼,就连他的手无力地垂下去,她都仿佛没有知觉。

    柯毅终究没等到救护车的到来。

    就像是……他们的爱情在不合适宜的时候盛开,直到迅速凋零,他都没来得及好好跟她告白。

    其实……

    在十七八岁时,情窦初开的年纪里,他一直都知道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总是偷偷看他,她的双目闪亮放着光,他虽黯然晦涩低下头,却满心欢喜。

    只可惜,他还没开始好好爱她,就已经来不及。

    来不及了……

    三年后。

    安又琳和张博伦的婚礼在京郊的一个小教堂里举行,婚礼的规模并不大,只请了极少数的亲朋好友。

    叶初七作为安又琳的挚友,自然也在邀请之列。

    仿佛,一切阴霾都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时过境迁了。

    在最初柯毅离开,安又琳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里,除了几个比较亲近的好友之外,张博伦也时常出现在她身边。

    有些事儿,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展起来。

    张博伦的诚意很足,他的家人不仅接受了安又琳,也愿意善待萱萱。

    这三年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萱萱做了手术,术后恢复得很好,她终于可以和正常的孩子一样跑跑跳跳了,比如安又琳,终于在张博伦的温暖下,脸上重见笑容。

    “安又琳小姐,你愿意嫁给张博伦先生,从此……”

    教堂里,牧师的话才刚刚响起,叶初七就觉得胸口闷得难受,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偷偷的从角落里溜了出去。

    靳斯辰陪着她一起参加婚礼,自然陪着她一起溜了。

    教堂外,蓝天白云,风和日丽。

    靳斯辰走到叶初七的身后,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双臂圈住她的身子,让她可以有个依靠的港湾。

    叶初七顺势倚在他的胸口,声音有些沉闷。

    “大叔……”

    “嗯?”

    “你说琳琳会说我愿意吗?”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我希望她能幸福,也希望张博伦能给她幸福,可是又时常幻想着……会不会在最后的关头,她忽然反悔了……”

    柯毅的事儿,安又琳从头到尾不知情。

    叶初七就是知道得太清楚了,所以这些年一直都在为柯毅感到难过。

    她不好评判柯毅当初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在婚礼的前几天,叶初七还陪着安又琳回去以前的房子。

    其实柯毅死后,安又琳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前阵子还将房子挂到中介出售,因为已经找到了下家,所以安又琳才回去收拾一点东西。

    那张曾经在游乐场拍的全家福不小心从柜子里掉出来摔了个粉碎,安又琳将照片捡起来的时候,看到了照片背后画了一个爱心。

    她看了很久,很久……

    最终,将照片放进了包里,一并带走了。

    叶初七目睹这一幕,全程屏住了呼吸。

    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把真相告诉安又琳了,可她才刚刚提了柯毅的名字,安又琳就苦涩的轻笑了一下,说了句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于是,安又琳不问,叶初七也不再说什么。

    有些真相,也许最终都会被掩埋在时光里,再探寻已经没有意义,这世间那么多的痴男怨女,并非所有的感情都是牵了手就能走到最后的。

    叶初七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爱情其实是一门高深的学问,直到兜兜转转了这么久,此刻还能依偎在自己最爱的人怀里,叶初七才顷刻间恍然大悟。

    深陷在滚滚红尘中的男女,却并非从一开始就知道……

    所谓爱情,不过就是怜取眼前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