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MM阅读网 > 叶君澜宗政寒 > 第639章 本王去

第639章 本王去

    翌日。

    朝堂。

    大成殿内,金碧辉煌,宽广偌大,着着官袍的文武百官站立于此,上朝的时间还没到,他们正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

    “真是想不到……皇后……是啊……”

    “听闻,皇后与五皇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五皇子怎么可能两袖清风……依我看来……”

    议论的声音很细碎。

    某些字眼突兀出来:前皇后,五皇子,密谋……

    “皇上到——”德安扬声。

    文武百官赶紧噤声,闭上嘴巴,望着尊贵的皇上坐上龙椅,齐齐屈膝跪地:

    “臣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扬声:“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

    官员们起身,齐齐整整的站在各自的位置,无论是横着望、竖着望,斜着望,他们站立的线条笔直笔直的。

    按照以往上朝的流程,官员们递交折子。

    随之,议事。

    今日热议的话题:前皇后。

    一位官员站出一步,道:“皇上,微臣昨日听闻与前皇后有关的事事,见其徇私枉法、贿赂官员、草菅人命,罪状多得数不清,甚是心痛!”

    这一条条罪名,牵扯到许多条无辜的性命。

    老臣认为,这件事还需要再度深挖。

    案情太多了。

    “微臣斗胆,敢请皇上调查五皇子,还无辜者真相。”

    皇上沉了下眸,只是瞬间、恢复如常。

    这时,又有一名官员站出一步,道:

    “皇上,前皇后作恶多端,勾结朝中大大小小多名官员,她这样做,无非是为了五皇子,微臣敢请皇上严查五殿下。”

    话落,文武百官里,有二三十个官员站出来,跪地齐声:

    “敢请皇上严查五殿下!”

    他们认为,皇后有罪,五皇子怎会无辜?他们是母子,皇后作恶多端,五皇子的双手必然也不会太干净。

    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为了给大家一个交待,都应该严查五皇子。

    皇上沉眸,不由得想起太后昨夜的话:

    ——‘皇子是宗政家族未来兴衰所向,哀家不准皇嗣出事!’

    皇上沉思的时候,官员们再次齐呼:

    “敢请皇上严查五殿下!”

    嘹亮的呼声飘荡在大成殿的上空,整齐而又响亮,更像是一记重锤,敲在皇上的心口,强而有力的逼迫皇上。

    是的!

    官员们同心一致,逼迫皇上对五皇子下手。

    皇上抬眸,“德安。”

    德安会意,给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赶快拿来某些东西,将这些东西分发给文武百官们。

    官员们拿到手后,感到疑惑:

    “这是……”

    不经意一看。

    天呐!

    这一封封信、一张张纸,原来这些东西,都是前皇后与人勾结、作恶犯法的证据,上面还有皇后娘娘的专属凤印!

    “爱卿们可瞧见了?”皇上威严的扬声,“所有的罪责,皆是皇后一手所致,她的心腹与暗卫皆被关押天牢,据他们交代,这些事情与五皇子毫无干系。”手机端

    官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这……”

    皇后那么坏,五皇子却对此一无所知?

    他们怎么不太相信呢?

    德安瞧了眼皇上的眼色,上前一步,扬声道:

    “诸位大人,你们有所不知,前日,五殿下得知前皇后的事后,心中有愧,撞柱寻死,整个太医院上下抢救了整整一日一夜,才险险的从阎王手中抢回一条性命。”

    “五殿下若是与前皇后共罪,前皇后暴露后,他应该想着怎么撇清自己的关系,而不是因愧寻死。”

    德安望着众人:

    “诸位大人,你们觉得呢?”

    百官们感到震惊。

    五皇子竟然寻死自尽……这,难道是他们冤枉了五皇子?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低声议论着什么。

    悉悉索索。

    呱唧呱唧。

    百官之中,一直沉默未语的尹浩海站出一步,刻意的扬大嗓音:

    “皇上,微臣得知,北疆的蛮夷骚扰问题又严重了,前后派去的两位将军都没有起到镇压作用,敢请皇上再增派人手,还百姓一方安宁!”

    他这么一说,官员们不由得关心起战况事宜。

    “已经大半个月过去了,北疆的战乱还未平定……”

    “这些蛮夷太野蛮、太放肆了,真当我东澜是好欺负的!”

    “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他们愤愤不平的说着。

    德安心里暗道:这位新上任的大理寺卿真有眼力见,知晓皇上不愿提五皇子一事,聪明的转移话题,看来,尹大人官职升得那么快,不是没有原因的。

    皇上拧着眉峰,有关于北疆战乱的事情,至于派谁去……

    “皇上,请让微臣去吧!”

    百官之中,苏军将昂首挺胸的站出来。

    “微臣知晓,皇上体恤微臣即将嫁女,不忍让微臣与柒儿父女分开,但战乱一日不解决,百姓们便一日不得安宁,微臣请愿出征,远赴北疆,平定蛮夷,保家卫国!”

    百官们感到震撼。

    苏将军只有这么一位独女,独女出嫁,一生一次,如果不能亲眼见证,将会成为一辈子的遗憾。

    苏将军为了家国,摒弃儿女情长,真是太伟大了!

    皇上有些不忍心,“苏爱卿……”

    此刻,大成殿外,一道沉稳寡淡的声音扬起:

    “本王去。”

    ……

    寒王府。

    将寒苑。

    庭院内,凉风习习。

    叶君澜站会儿,坐会儿,又走会儿,自宗政寒上朝去后,她就一直走来走去。

    豆豆捧着个肚子,“爷,豆豆听说前皇后死了,无权葬入皇陵,好像是送回宁家,宁家也不敢要这样的罪人,在荒山挖了个坑,随便埋了。”

    豆豆坐下,“爷,听说五皇子醒来了,他是因愧自杀的,似乎很严重。”

    豆豆摸着圆滚滚的肚皮,“爷,你说……”

    吧啦吧啦。

    豆豆这里说说,那里说说,再看看爷,走来走去,似乎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林管家进来汇报:

    “叶公子,王爷下朝回来了。”

    唰——

    白影一闪,人儿没了。

    豆豆:“……”

    感情她说了这么多,还敌不过一句‘王爷来了’?

    重色轻友,呜呜呜!

    王府门口。

    宗政寒刚下马车,叶君澜便冲入他的怀中。

    “定下了?”她紧张的问。

    宗政寒先是微顿,随后轻点头,拢起她耳边的碎发,“明日一早便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