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MM阅读网 > 我只是个小农民 > 第一百零四章 哪一座庙里的大佛

第一百零四章 哪一座庙里的大佛

    韩可儿遭到王教练的咸猪手骚扰,陆离怒不可遏之下,当着众多的人打得姓王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阿离,别打了,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韩可儿紧紧抓住了陆离的胳膊。

    陆离瞪着死狗一般的王教练,朝他啐了一口:“呸,衣冠禽兽!我可告诉你,韩可儿是我的朋友,你再骚扰她,老子跟你没完!”

    说完之后,拉着韩可儿要走,却见有人带着好几个保安跑了过来。

    “喂,干什么呢?妈的,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活腻歪了吗?”此人就是驾校马校长。

    马校长原本就是混混出身,开了驾校之后洗白了,但身上的江湖气仍旧很浓重。

    驾校这种地方,要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没点背景关系还真罩不住。马校长是什么样的人,可想而知了。

    见到马校长,王教练挣扎着爬了起来,恶人先告状:“马校,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下班准备出去吃饭呢,这个王八犊子突然像一条疯狗冲了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大家伙都看见了!”

    王教练手下的学员们便纷纷点头附和,指责陆离无故打人,在驾校里闹事。

    马校长斜着眼睛打量着陆离,王教练继续添油加醋地说:“马校,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打了我是小事,可丢的是驾校的脸面啊!”

    此时张教练赶了过来,打听清楚怎么回事之后,和稀泥道:“马校,这个陆离是我的学员,他平时为人挺好的,应该是跟王哥有误会吧。陆离,给王哥道个歉,然后送他去医院,事情到此为止吧,好不好?”

    “哼,老子不道歉,你们问一问姓王的做了什么好事!”陆离硬气地说。

    马校长一下子火了,但他多了个心眼,拉着张教练走到一旁,问道:“这小子什么来头?我看挺嚣张啊。”

    “也没什么来头,我看过他的报名表,他是桃花村的村民。不过为人处世还挺不错的……”张教练回答。

    不等张教练说完,马校长心中有底气了,转过身就骂开了:“妈的,原来是个小农民,敢打我驾校里的教练,你让我怎么跟员工们交代?报警,老子要报警!”

    说着,马校长开始拨打电话,咋咋呼呼嚷叫着。

    张教练急了,劝陆离道:“赶紧道歉啊,你知道马校他哥是谁吗?警局的马副局长,你招惹不起的!”

    陆离冷哼道:“我还想报警呢,这样也好,咱们去警局里说个明白。”

    十多分钟之后,来了两辆警车,走出来四个警察。

    那四个警察见了马校长,态度非常客气,点头哈腰的。

    简单询问几句之后,警察怒视着陆离说:“打架斗殴,扰乱治安,跟我们走一趟吧!”

    “还有他呢,他骚扰女性……”陆离指着王教练,可没等他说完话,就被一个警察扭着手臂推进车子里去了。

    马校长蔑笑一声:“一条小泥鳅,能翻出多大的波浪来?哼,想在驾校闹事,也不问一问老子是谁,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哎,这是何苦呢?”张教练小声嘀咕,觉得陆离凶多吉少了。

    韩可儿追着警车跑到驾校门口,实在追不上,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韩老爷子,着急忙慌说了这件事情,而后打了一辆车直奔警局而去。

    陆离被带到审讯室,辩解了半天,警察就是不听,也不传唤韩可儿和王教练来对质。

    一个满嘴黑牙的警察呵斥道:“废什么话呢,你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吗?不管原因是什么,老老实实认罪,少受些苦头才是真的!”

    “我打抱不平,还能有罪了?”陆离火了。

    “嚣张什么,猖狂什么,这里是警局,不是你家!”满嘴黑牙的警察将一个纸杯砸在了陆离脑袋上。

    ……

    这种事情,他这边以前也帮着处理了不少在驾校里闹事的人,区区一个小农民,还真没放在心上。

    转个身就把此事抛到了九霄云外,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浏览起来。

    几分钟之后,电话响了,是扶贫办张主任打过来的。

    “马局长,那个陆离是咱们县脱贫致富的榜样,听说警局抓了他,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张主任说得很委婉。

    “正在调查当中,我这里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等我问一问吧。”

    马副局长挂了电话,耸耸肩,心想这个小农民还能有这么一层关系,倒是意外啊。

    只是张主任在他眼里不过芝麻绿豆大的一个小官,压根不放在眼里,虚与委蛇过去就是了。

    而后又来了电话,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马局长好啊,我是柳氏集团的柳依依,想问一问陆离的事情,您方便吗?”

    马副局长吃了一惊,怎么柳总也出面了?

    “喔,他打架斗殴,正在接受调查。柳总,等有了处理结果,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马副局长对待柳依依的态度,可就比对张主任客气亲热得多了,但柳依依再有钱,也只是个商人,他还扛得住。

    刚放下手机,又来了电话。这一回是刘副县长打过来的:“马副局长,辛苦啦!我听张主任说了陆离的事情,咱们警察办事,必须秉公执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嘛,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是不是?”

    “是,我会记住刘县长的教导的!”马副局长挤出一丝微笑说。

    他坐不住了,开始在办公室里踱步,心里十分纳闷。

    奇了怪啦,一个小农民进了局里,怎么惊动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到底是哪座庙里供着的大佛?

    生怕有什么差池,马副局长慌忙打电话给弟弟,问道:“你真的查清楚陆离的底细了,他当真是桃花村的村民?”

    “哥哎,我这里有他亲自填写的报名表,家庭地址写得一清二楚嘛!怎么,有问题吗?”马校长大不以为然。

    “最好是这样,否则只怕要有麻烦!”

    马副局长重又坐到转椅上,沉思起来。虽然刘副县长出面了,但还是不必慌乱,刘副县长主管农业方面的工作,按理说管不到警局里来。

    更何况他问清楚了,陆离打人是有人证的,而他声称王教练骚扰女性,却没有真凭实据。

    只要坐实了陆离违法犯罪的事实,刘副县长能有什么话说?还不是干瞪眼!

    “嘿,我就不信这个邪了,除非小农民还能找来更了不起的人物!”马副局长放松了,靠在转椅上抽着烟。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门被推开了,局长走了进来,脸色不太好。

    局长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人赫然是秦爷,另一人便是阿华!